摘桃桃給兔兔

拥抱是世界上最溫暖的语言。

【宜嘉】養一隻王Puppy(1)

人類段宜恩x科基犬王嘉爾

嘎嘎之後會變成人的所以不是人獸😂😂

預想是發情期或是吃醋時(受刺激?)才會變身,所以還會繼續狗身一陣子

應該是中篇,希望大家多支持🙇🏻‍♀️🙇🏻‍♀️
阿對了這篇文沒有存貨,因為大學開學了所以更新速度可能會有一點點慢,但會盡力早點更新的❤

正文開始

-

段宜恩最近想養狗。

尤其是當他又剛從崔榮宰家出來時,滿腦子都還是白色馬爾濟斯犬Coco活潑可愛的樣子。
小小的一隻、蓬鬆柔軟的毛、水汪汪的大眼睛。

當Coco女神在他的腳邊打轉,臥倒在他身邊嗚咽著要他撫摸的時候,雖然他表面上還是一臉淡定,但內心卻有幾百條彈幕在崩潰。

簡直萌的心顫。


段宜恩控制不住自己的腳步,走進了離他最近的一家寵物店。



「歡迎光臨!」店員是一個年輕的男人,戴著圓眼鏡,有朝氣的打著招呼,「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我想看看狗,這裡有馬爾濟斯嗎?」段宜恩覺得Coco女神就是他的理想犬,全世界的馬爾濟斯一定都這麼可愛!

「有的,這邊請。」店員正要領著段宜恩去看狗的時候,段宜恩覺得好像有一股力量扯了扯自己的腿,他低頭一看,才發現是一隻科基幼犬咬著自己的褲腳,還因為段宜恩突然停下來的腳步造成的反作用力跌坐在地。

好可愛!

「嘎嘎!不可以這樣!」店員皺了下眉,大手一撈就把迷你的科基犬抱了起來,「不好意思,牠比較調皮。」

段宜恩發現科基犬黑溜溜的眼睛一直盯著他看,興奮的對自己吐著舌喘氣,不知怎麼地鬼使神差的問了店員,「這隻狗賣嗎?」

店員也嚇了一跳,「不賣的,這是我們的店狗......」

然後他就被嘎嘎咬了一下。

店員不動聲色的把嘎嘎的頭扳開,「我們店也有其他的科基犬,我帶你去看看吧?」

段宜恩搖了搖頭,他已經看中了這隻狗,再想選其他的,只怕會都不滿意。

他跟店員道了謝,依依不捨的摸了摸科基犬的頭,失落的離開了寵物店。

-
這已經這個禮拜第三次看見段宜恩了。

店員小哥趴在櫃台上,看著段宜恩跟科基犬玩著你丟我接的遊戲,一人一狗幸福的氣氛洋溢了整個店裡。

他默默的想,段宜恩現在臉上的笑容跟第一次見到時的冰山樣,簡直是兩個人。

一陣鈴聲傳來,是段宜恩的手機響了。
只見他接起手機,簡短的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在范啊,我有點事,先走了。」

「好,Mark哥再見。」上次來的時候他就跟段宜恩互相自我介紹了,看他真的很喜歡嘎嘎的樣子便讓他常來店裡陪牠玩。

段宜恩離開後,科基犬屁顛屁顛的走到林在范腳邊,抬頭望著他。

要抱。

林在范挑了挑眉,把嘎嘎抱起來,一邊順著牠的毛,一邊開口,「我說,你也太沒矜持了吧,看人家長得帥就想跟他回家啦?真是隻顏狗。」

科基犬用還沒長全的乳牙咬了林在范一口,雖然不見血,但還是挺痛的。

「好啦知道了別咬了!」林在范趕緊抽出手,「不過......Mark哥的確不像壞人的樣子,應該能照顧好你?」

「下次他來的時候,就跟他走吧?」

「汪!」

在他懷裡的科基犬充滿活力的吠了一聲,大力搖著的尾巴洩露了牠的好心情。

段宜恩來帶走自己的日子並沒有讓嘎嘎等得太久,在隔日,當他聞到段宜恩身上清新的檸檬味以及淡淡的排骨湯味時,牠就知道未來的主人來接牠了。


「嗨,在范,」段宜恩的推開了寵物店的門,「我剛剛經過咖啡店順便幫你帶了杯美式。」他把咖啡放在櫃台上,然後蹲下來摸了摸從他剛進門就一直在他腳邊打轉的科基犬。

「嘎嘎,」他帶著笑意的說,「我又來了,有想我嗎?」

可想了呢!

科基犬用全身表達著他有多想眼前的這個男人,不停的往他身上蹭,尾巴更是像打鼓一樣地搖,想伸舌舔段宜恩的手,卻被段宜恩拉開。

「別舔我手,好癢的......」段宜恩無奈的看著科基犬,但他才剛拉開小狗又湊上去要舔,他也只好縱容牠。

「謝謝你了Mark哥,」林在范瞇著眼睛笑著,「對了,我想告訴你,嘎嘎剛剛賣出去了。」

聽到這句話的段宜恩猛地抬起了頭,一下就被失落感籠罩著,他不可置信的看著林在范,緊皺著眉,「你......」

「就在剛剛,以一杯咖啡做交換,賣給哥你了。」林在範調皮的笑著,晃了晃手上的咖啡杯。

段宜恩驚訝的看他,懷裡的小狗叫了一聲,烏黑雪亮的眼睛看著他,彷彿是在跟他打招呼。

請多指教,主人!



段宜恩一手抱著懷裡的小傢伙,一手拿著一堆寵物用品,實在沒手能開家門了。
他一邊想把小狗放下來,先拿鑰匙,誰知道嘎嘎根本不想從他身上下來,死死扒著段宜恩的手不肯放。

段宜恩只好放下另一手的東西,抱著小狗單手在包包裡翻鑰匙,讓他費了好大一股勁才找到。

終於把門打開時,嘎嘎迫不及待的從他懷裡跳了出去,衝進他家裡探索新的環境。

段宜恩挑了眉笑笑,雖然腿挺短但跑的挺快啊。

「嘎嘎,過來!」

嘎嘎回頭看了一眼段宜恩,牠發現自己無法抵抗這個帥氣的男人說的任何一個指令,牠很快地折返回了男人的懷抱,卻沒想到段宜恩說了一句大概全世界的狗聽了都會崩潰的話。

他說,「嘎嘎,我幫你洗澡吧。」




段宜恩從沒想過幫狗洗澡是一件這麼困難的事。

當他渾身濕透,站在浴缸外,看著掉在地上不停旋轉著朝他胡亂噴水的蓮蓬頭,還有浴缸裡那隻也濕淋淋、身上還有一半是泡的狗時,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嘎嘎,我們打個商量吧?」段宜恩覺得他的狗很聰明,一定聽得懂他說的話,「你乖乖洗完澡,等等給你好吃的好不好?」

「汪!」

段宜恩挑眉,以為他家狗聽懂了,於是又拿起蓮蓬頭要沖,沒想到嘎嘎還是不停的掙扎,根本不配合。

「你這樣晚上就不能在我的床上睡覺了喔!」段宜恩作勢要生氣的樣子,沒想到嘎嘎像是真的聽懂了,乖乖的坐著讓他沖水,說抬腳就抬腳、讓轉身就轉身。

乖的跟剛剛搗亂的樣子簡直是兩隻狗。

「好了,現在來幫你擦乾。」

段宜恩用毛巾把小狗包了起來,抱到浴缸外,拿著大毛巾輕柔的把嘎嘎的毛擦乾,像是對待小嬰兒一樣小心翼翼。

嘎嘎一邊享受著五星級的按摩服務一邊想,還好自己乖乖聽話了,要是不能睡在主人身邊,他可能會難過的整晚都失眠吧。

當他拿起吹風機時,段宜恩發現懷裡的小狗好像很害怕吵雜的風聲,他伸出手,用大大的手掌把嘎嘎小巧的耳朵給摀住。
「別怕,我在這呢。」他輕聲的安撫著。

主人好溫柔啊。
嘎嘎小聲的嗚咽了一聲,安心的躺在段宜恩的長腿上,讓他把自己濕潤的毛吹乾。


因為嘎嘎還是一隻幼犬,所以一下就吹乾了,段宜恩關掉吹風機,正準備讓嘎嘎起來時,才發現嘎嘎已經在自己腿上睡著了,還發出小聲的呼嚕。

他寵溺的笑了笑,輕輕把狗抱起來,放在沙發上,還拿過一旁的毯子蓋在牠的身上。

「晚安,嘎嘎。」


TBC





第一次寫宜嘉好緊張😂有什麼沒有描寫好的部分請多包容💕

《當影帝愛上十皇子》停更公告

對於一直支持《當影帝愛上十皇子》的朋友們真的非常抱歉。
因為準備考大學的緣故,一直遲遲沒有更新。現在考完大學了,但卻一直找不回當初寫文的感覺,寫出來的文字就像是零碎的碎片一樣拼不出我想要的故事。再加上我寫出了一個Bug,讓我接下來的故事跟設定好的接不太上,我又不願意改動人物的原本的設定,導致一直卡文卡到現在,今天才終於決定發出停更公告,如果讓你們等了很久的話,真的非常抱歉。

我會再重新思考整個故事的架構,做出一些更改之後再重新發文。
如果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改動的話,可能這個故事到這裡就要跟大家說再見了。

對於等待這篇文的朋友們,真的很抱歉。

當影帝愛上十皇子(4)

TOP STAR 朴影帝 x 十皇子邊王爺

穿越 HE  PCY x BBH

前情提要:影帝居然相信了皇子的身份,同時決定幫助他找回回去的辦法,在那之前,在這個時代就必須活得像這裡的人,影帝決定幫他做一場大改造(我決定插手你的人~當你的時尚顧問~(唱

Chapter.4



第二天,朴燦烈帶著邊伯賢先去了自己常去的美容院,給他選了個挺流行的髮型後,就坐在沙發上等待他出來。

 

當然在過程中一直聽到了設計師姊姊的感嘆。

「哇這頭髮怎麼留的啊!居然這麼長!?」

「真的沒接髮嗎?好神奇啊。」

「而且髮質保養的好好…沒染過也沒燙過,欸弟弟你皮膚也好好耶!」

「真的嗎!?我也摸看看可以嗎!?」

 

聽到這裡朴燦烈實在是坐不住了,黑著臉去敲了VIP室的門。

「燦烈啊怎麼了?」一個他最熟的設計師來開了門。

「Linda,只要你留下就好,」朴燦烈看了眼被包圍的邊伯賢,對她說,「其他沒事的人出來,別吃我弟豆腐。」

然後氣沖沖的走回位子上玩手機。

 

留下一屋子的女人小聲尖叫的討論著。

「還說是弟弟分明就是小男朋友。」「佔有慾超強啊第一次看到朴影帝這樣。」「Linda姊你可千萬要好好弄弟弟的頭髮不然你一定會被朴燦烈給削了的。」

 

Linda忽然覺得壓力好大。

 

 

 

朴燦烈玩了一會覺得眼睛有點酸,正當想閉上眼睛小睡一下時,聽見VIP室又傳出了很大的聲響。

 

而且還是哭聲。

 

朴燦烈快步走去,扭開了門,看見邊伯賢哭著滿臉是淚,緊抓著自己的頭髮不停搖頭。

「不行!我還是不要剪了!母后看了會傷心的!」

 

上次在車裡邊伯賢是默默地哭,連聲音都沒出幾個,這次哭的像小孩一樣,卻讓朴燦烈心軟了。

 

朴燦烈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背,讓他靠近自己的懷裡。

嘆了口氣,「真的不想剪?」

 

「嗯……」邊伯賢吸了吸鼻子,眼睛紅通通的看著他,「能不剪嗎?」

 

「可是不剪的話會有很多人看著你,長頭髮也很不方便,不吹乾頭髮就睡覺你還會頭疼。」朴燦烈像是哄小孩一樣地哄他,「很痛很痛的,痛到睡不著覺。」

 

居然會這麼痛!

 

邊伯賢被朴燦烈的話嚇了一跳。

 

昨天他洗完澡本來想像以前在皇宮隨便擦一擦就上床睡覺,結果朴燦烈硬是說要幫他吹頭髮,而且他發現吹頭髮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暖暖的風還有溫暖的大手按摩,還沒吹乾就睡過去了。

 

自己頭髮那麼長,很難吹乾,每次都麻煩朴燦烈也不好意思,偏偏自己又懶的吹……

 

如果短一點搞不好就能讓朴燦烈每天幫自己吹頭髮了!

 

想到這裡,邊伯賢用著最討好的眼神看著朴燦烈,「那如果我剪短了的話,你能每天幫我吹嗎?」

 

「好啊。」朴燦烈溫柔的笑了笑。

 

 

一旁的Linda已經不敢細想是要吹什麼了。鼻血都快噴出來了好嗎……

 

「那我先出去了,你趕緊剪,等等帶你去吃飯。」朴燦烈摸了摸邊伯賢的頭,笑著看他。

「好。」邊伯賢乖乖的答應了,坐回椅子上。

 

等到朴燦烈離開了房間,Linda才開始動刀。

 

為了避免邊伯賢太無聊或者又開始對自己的頭髮不捨,Linda一邊剪一邊跟他聊天,轉移他的注意力。

 

「燦烈對你很好吧?」

 

「對啊,他是這裡對我最好的人了。」邊伯賢想了想,雖然他的皇兄跟父皇也很寵他,但朴燦烈這樣幫助他一個陌生人,他真的挺感動的。

 

「有這樣的男朋友真好啊,弟弟你挺幸福的,好好把握。」Linda感慨。

 

邊伯賢以為她說的是男生朋友,「當然囉,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帶他回家呢。」

 

他說的是事實,如果能帶朴燦烈穿越回他的朝代的話,他一定要好好的款待朴燦烈。

 

 

但聽在Linda耳裡顯然不會跟邊伯賢是同一個意思,「見家長嗎?你們的感情已經好到這個地步了啊,如果出櫃了我一定會支持你們的…加油!」

 

「嗯,謝謝你。」邊伯賢也沒多想,聽到她說加油就對著鏡子裡的Linda甜甜的笑了。

 

Linda感覺心臟被擊中了一槍,忽然懂得朴燦烈為什麼那麼寶貝他了。

 

 

 

等到邊伯賢從VIP室出來時,發現朴燦烈已經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他輕聲的走過去,小心的戳了戳朴燦烈的肩膀。

 

「等等啊伯賢!」Linda看到這一幕,想要去阻止邊伯賢,但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黑臉魔王醒了。

 

朴燦烈看著眼前一顆粉色的頭髮,以為是美容院新來的工讀生,開口便罵,「你這長的什麼腦子?我有讓你叫我起床嗎?沒看到我睡著了?我是你能叫的?」

 

一臉煩燥的抬頭,卻對上一雙熟悉的眼眸。

 

邊…伯賢?

 

「啊…對不起…」邊伯賢的眼底閃過一絲受傷,「我只是…」只是想讓你第一個看到我的新髮型而已…

 

「沒關係…」朴燦烈也懵了,他剛才根本沒認出來眼前的是邊伯賢。

 

他染了一頭櫻花色的頭髮,配上他白皙的皮膚,真的特別適合,就像是哪個偶像團體的成員一樣。

 

「我剛沒認出來是你。」朴燦烈摸了摸鼻子,「弄完了就走吧。」

 

「嗯。」邊伯賢笑了笑,跟著朴燦烈付完帳後離開了美容院。

 

Linda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朴燦烈起床氣消的這麼快,想當初自己第一次叫醒他的時候,他可是抓著自己罵了半小時才停。

 

看來這小孩能治治朴燦烈那個性呢。

 

 

 

 

之後朴燦烈帶著邊伯賢去了商場,吃完飯後又順便解決了衣服的問題,才把車開回了家。

 

其實過程並沒有上述的那麼順遂。

 

因為,邊伯賢實在是長的太好看了。

 

 

原本就精緻的臉,再加上一身潮衣以及髮型,好幾個女孩跑來問他是不是明星,想要跟他合照和要簽名。

 

當然,真正的TOP STAR在旁邊臉都黑了。

 

不過也沒辦法,誰讓他自己把臉遮的誰都看不見,連店員都以為他是搶匪呢。

 

 

邊伯賢一臉疲憊的走進了房子,正想進去浴室的時候才想起來,今天Linda姊姊告訴他三天不能洗頭了。

 

「你今天就先忍一下,戴著浴帽洗吧。」朴燦烈突然站在他身後,拿了一個浴帽往他頭上套,把他髮型都弄亂了。

 

「哦……」邊伯賢恍恍惚惚地被他推著往浴室走去。

 

 

在他踏進浴室的那一刻,才聽到朴燦烈輕聲的在他耳邊說,

 

「很好看。」

 

 

邊伯賢感覺自己的大腦斷線了三秒,等他回頭時,朴燦烈已經回了房間。

 

不過這不影響他的好心情,等待了一整天的話終於聽到了。

 

他簡直想開一缸好酒來慶祝。

 

 

 

朴燦烈回到房間後,懊惱的靠在門板上,捏著自己紅透了的耳根,嘆了口氣。

 

不要太快陷進去啊,朴燦烈。

 

 

隔天一早,許康就把還沒睡醒的兩人接去劇組。

 

上車後,原本朴燦烈正在教導邊伯賢該怎麼稱呼人以及在劇組的注意事項,不過由於今天起床的時間太早,朴燦烈還沒講十分鐘,對方就已經低著頭打起盹。

 

朴燦烈看著十皇子的頭隨著車子的顛簸晃啊晃,最後他決定挪了挪身子,讓肩膀靠在邊伯賢的身邊。

 

隨著再一次晃動,邊伯賢的頭安全降落在身邊寬大的肩膀上了。

 

朴燦烈悄悄的勾起嘴角,也閉上眼睛補眠。

 

經紀人老早就練就一身好技術,把車安安穩穩的開到了目的地,一路上兩人互靠著頭,睡的十分香甜,連許康都覺得要叫醒他們十分的不忍心。

 

但還是必須醒。

 

「燦烈啊你可總算來了。」導演一看見朴燦烈走進片場,高興的說。

「導演對不起,這次突然發生了一點事需要我處理,接下來的戲我會盡力拍到最好的。」

導演也很喜歡這個謙虛有禮貌的影帝,不會真的跟他計較什麼,於是拍拍他的肩說了句好好幹就繼續拍了。

 

「伯賢,」朴燦烈拉著他走進休息室,「等等我要開始忙了,你要是累了就在這邊休息,無聊的話可以出來看我拍戲或是坐在旁邊觀察別人,看看現代人怎麼生活的,好嗎?」

 

邊伯賢點點頭,乖巧的樣子讓朴燦烈看著有點莫名的心癢。

 

接下來他就被叫去上妝換衣服了,留下邊伯賢一個人在休息室。

 

「真的挺無聊啊.......」邊伯賢坐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半天不知道該做什麼。

 

以前的自己在皇宮都在幹嘛呢?

 

吵大哥吵二哥吵三哥吵四哥吵五哥吵六哥吵七哥吵九哥吵父皇。

 

為什麼不吵八哥呢?

 

想起八哥那張冷峻的臉,邊伯賢打了個冷顫。

 

大概是因為太兇了。

 

他突然想起朴燦烈的臉,其實這個男人不笑的時候也感覺特別兇,但是他總是對自己很好。

 

想到這裡,邊伯賢打從心裡溫暖起來,傻傻的笑著。

 

對了,除了吵哥哥們,他還喜歡偷偷跑出去市集玩。

 

邊伯賢想起剛剛到達時的情景,身邊全都是樹,感覺沒有市集啊......

 

最後就是...吃吃吃吃吃吃吃吃。

 

好像也沒有東西吃啊。

邊伯賢癟嘴。

 


想到這裡,感覺肚子有點餓了,剛剛出門太急,才吃了一片白白的好像叫做吐司的東西?一點都不管飽。

 

朴燦烈呢?去忙了嗎?什麼時候才能用膳啊......

 

邊伯賢躺在沙發上,一手摸著發出哀嚎的肚子,想著想著就又睡著了。

 

 

等到朴燦烈終於拍完了上午的戲,要來帶邊伯賢去吃飯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情景。

 

沙發上的人一頭粉色頭髮,手腳捲曲著窩在一半的沙發上,嘴角還掛著亮晶晶的口水,看起來睡的非常香甜。

 

朴燦烈好笑的走過去,輕輕的搖了搖邊伯賢,等到他有點朦朧的睜開眼睛後才停下,「小豬,擦擦口水,我們去吃飯。」

TBC.


很久沒更新了對不起TT 我沒有棄掉他TT 

剛考完大考 接下來雖然不會太閒 但會堅持定期更新的♥

Candy lips 短文小腦洞 CxB





朴大廚一到冬天嘴唇總是乾的發裂,每天起床總是要抹上厚厚一層護唇膏才不會流血。

偏偏他的愛人卻喜歡一起床就壓著他唇舌交纏,吃了滿嘴唇膏後又嫌棄他。


元旦這天早上,邊醫生難得早起了一回,坐在床上吃著棒棒糖搖頭晃腦的看書。

吃到一半,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了一樣,轉頭看向躺在身邊沉眠的愛人。
拿出口中的棒棒糖,輕輕地、放在了男人的嘴唇上來回摩挲。

淺眠的男人很快就醒了,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一大早的做什麼......」

邊醫生看著被他的口水以及糖分滋潤後變得水亮的嘴唇,咧嘴一笑,翻身壓了上去,嚐了滿嘴的糖。

「好甜。」邊醫生看著氣息不穩滿臉漲紅的朴大廚,「以後就別塗唇膏了,跟我kiss就好了嘛。」

他不正經的壞笑著,把因為害羞而躲進被窩的大男人抱進懷裡。

「新年快樂,大廚師。」他拉下男人的棉被,又在他嘴角旁親了親。

「你真的是......」男人無奈的揉了揉他的頭,「新年快樂。」


-
最近在忙考試一直沒有時間寫影帝跟皇子的故事ㅠㅠ腦子裡的腦洞都滿溢出來了😂先用手機寫個剛剛吃糖的腦洞🙈

2015的燦白很甜 2016要更甜❤️
大家新年快樂🎆

一個月後回歸❤️

對了這篇其實我是想寫個baekyeol的 但可能沒有成功(? 所以當成chanbaek或是baekyeol來看都可以哦XDDDDD

最近學校考試比較多 有點忙 有時間會來更新的❤️
麻煩喜歡影帝十皇子的朋友們等一等啦🙈

CR:LOGO

當影帝愛上十皇子(3)

TOP STAR 朴影帝 x 十皇子邊王爺

穿越 HE  PCY x BBH

前情提要:神秘的古裝男子醒來了,對外面世界表現出陌生以及害怕的他讓朴燦烈對他的來歷越來越好奇。

Chapter.3



「結果出來了。」劉城拿著牛皮紙袋走向朴燦烈,因為靠朴影帝刷臉走後門的關係所以檢查報告一下就出來了,「一切正常,腦袋沒有受到撞擊,所以排除掉因為撞擊而失憶或是撞壞了腦袋的可能性,胡言亂語可能是因為他原本的心理問題而造成的。」

 

這個結果讓朴燦烈很失望。

 

原來是一個神經病嗎。

 

 

劉城也充滿同情地看了邊伯賢一眼。

長的還挺好看,結果是……唉。

 

邊伯賢正坐在病床上,剛剛他被強迫壓在床上,一個穿白衣的人走過來說什麼要做檢查,把他嚇得要死,拼命的反抗,後來他被針戳了一下就昏了,醒來時才知道已經被檢查完了。

 

臉上的蒼白跟憔悴,其實看起來還真像神經不正常的人。

 

朴燦烈想。

 

但又有那麼一點的氣質,那樣的脫俗,不像是這個時代的人,反倒真像是個貴族皇子。

 

「還有,你真的沒辦法找到他的身分證?這樣沒辦法連絡上家屬。」神經病院也不會收。

 

「沒事,先讓他住我家吧。」朴燦烈嘆了口氣,「你那病號服先借我一下,這一身戲服實在走不出去,群眾注視的壓力好大,我真怕我被認出來。」

「你等等從後門走吧。」劉城也擔心他。

 

朴燦烈走進病房,邊伯賢看見他時嚇了一跳,一個勁往後躲。

 

這才想起來他的帽子跟口罩還沒摘,趕緊摘了下來,才看見邊伯賢沒那麼緊張。

「走吧,先回我家。」

 

邊伯賢點了點頭,跟在朴燦烈身後,上了車。

 

 

朴燦烈坐上車後,又幫了邊伯賢繫了一次安全帶,這才注意到,他其實留了一頭的長髮,像古人一樣。

 

他鬼使神差的摸了摸,「你挺適合長髮的。」

 

邊伯賢這才問,「我才覺得奇怪呢,你們怎麼都把頭髮給剪了?真不孝…」

 

朴燦烈覺得自己的心臟跳慢了一下,心中浮現了一個根本不合理的猜測。

 

他收回手,發動車子,餘光發現邊伯賢又抖了一下。

 

山上不可能沒有車,何況這都幾世紀了。

 

「你再跟我說說你生活的環境好嗎?我看看我能不能想起來怎麼去。」朴燦烈裝作不經意地問起。

 

「好,」邊伯賢一聽到能回去就很興奮地說起自己的皇宮,「我有九個皇兄,目前我是最小的皇子,」邊伯賢頓了頓,「父皇很寵愛我,對我特別寬容,皇兄們也對我很好,我想是因為我不會跟他們搶皇位吧?這輪不到我呢,我對那些也沒有興趣,我有我的封地就很滿足了。」

 

邊伯賢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突然轉頭看像朴燦烈。

 

「對了!從我們見面開始你都還沒叫我王爺呢,我四年前就被封王了,你真的是一個很不懂禮節的人……」邊伯賢指責道,正要繼續說,朴燦烈卻打斷了他。

 

「你知道現在幾年嗎?」朴燦烈的聲音有些微微的顫抖。

 

「永興二年啊,怎麼了?」

 

「現在不是,」朴燦烈在路邊停下了車,轉過頭看他。

 

「現在是西元2015年,邊伯賢。」

 

 

邊伯賢愣了一下,隨即皺起好看的眉,「西元?那是什麼年號?」

 

「你等等,我先冷靜一下。」朴燦烈捂著臉,覺得自己好像不太能接受這個設定。

 

尼馬居然是穿越!

 

不過換個方向想,至少邊伯賢不是神經病……

 

 

他默默覺得穿越這個設定比神經病好了那麼一點點,忽然就很淡定的接受了他旁邊坐了一個穿越過來的十皇子這樣的事實。

 

「雖然很難相信,但是照這樣看來,親愛的十皇子,你穿越了幾千年來到了現在這個西元2015年的時代。」

 

不過後者的反應倒是比他想像中的淡定,「咦?原來是真的,嗯……」

 

朴燦烈楞著看了他好一會兒,邊伯賢才又開口,「我有個皇室親戚叔叔,在我小時候就告訴過我們這個故事,他說他穿越到一個很先進的時代,講得繪聲繪影,但父皇跟母后卻說他瘋了,不讓他再來皇宮。」邊伯賢停頓了一下,「我一直覺得是真的,沒想到,現在居然發生在我身上。」

 

居然還不是首例!朴燦烈驚了一下,「那你的親戚有說過他是怎麼回去的嗎?」

 

邊伯賢搖了搖頭,車上一陣沉默。

 

「沒事,既然都知道你是穿越過來的了,好歹我們也有了個譜,你先住我家吧,我們一起想辦法。」朴燦烈摸了摸他的頭,隨即又馬上放下了,他覺得眼前的男人雖然像是個男孩一樣需要被照顧,但他好歹也是個十皇子,肯定不喜歡被這麼對待。

 

邊伯賢倒是沒想那麼多,被那麼摸頭挺舒服的,朴燦烈的手又大又溫暖,「謝謝你。」

 

 

 


「我的祖宗啊,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回劇組,導演都急的跳腳了,」許康風風火火的衝進朴燦烈家,卻看到一副讓他傻眼的畫面。

 

朴燦烈正抓著那天被他撞了的那個男人,脫著他病號服。

 

「朴燦烈你……….」他指著朴燦烈,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你先聽我解釋,」朴燦烈皺起眉頭,一分神,剛剛好不容易才抓住的邊伯賢就逃脫成功了。

 

「邊伯賢你給我回來,醫院的細菌很多的,快點把衣服換下來!」

 

許康就這樣呆站在門口看了二十分鐘的追逐戰,最後朴燦烈還是勝利了,幫邊伯賢換上了一套明顯大了一個Size的運動服。

 

「你說你…到底…為什麼不脫……」朴燦烈喘的連話都說不好。

 

「我就覺得那料子挺舒服……而且我想穿回我的袍子,為什麼你讓我穿這個,這個好醜的。」邊伯賢癟著嘴看著身上的運動服,想把他扯下來,卻又被朴燦烈警告的眼神嚇的把手縮了回去。

 

「他怎麼還在你家?」許康把朴燦烈拉往牆角,悄悄在他耳邊問「你不是說你今天把他帶去醫院就解決完了嗎?我昨天找了一個晚上都沒找到他的消息,每個古裝劇的劇組也都沒這個人。」

 

「我知道。」朴燦烈疲憊的捏了捏眉心,「我跟他有點事得解決,他這陣子先住我這。」

 

「大哥,你在說什麼?你可是晚一點就要回劇組拍攝的人耶,劇組因為你停工一天已經損失夠大了。」

 

朴燦烈差點都忘了他還在拍戲這件事。

 

「再一天。」朴燦烈咬牙,「你再幫我請一天的假,我明天把這小子搞的像正常人後再回劇組,他跟我一起回去,你就說是新來的助理。」

 

「你……」許康本來想反駁,但他知道朴燦烈已經決定好的事情他再怎麼樣阻止也沒有用,「好,就一天,明天晚上你必須跟這小子跟我一起回劇組。」

 

「謝了,康哥。」

 

果然只有在這種有求於人的時候,朴燦烈才會對他這個經紀人有一點尊敬的樣子。

 

許康擺了擺手,「行了吧你,我先走了,還得去解決你丟給我的大麻煩。」

「康哥再見,」朴燦烈喊了一聲邊伯賢,這才看見邊伯賢搖頭晃腦地從沙發後面探出頭來,大喊著,「康哥再見!」

 

許康沒好氣的扯了個笑,關上了大門。

 

 

 

 

「好你來跟我唸一遍,」朴燦烈戴著黑框眼鏡,坐在柔軟的沙發上,拿著草稿紙唸著,「我是邊伯賢,」

 

「我才是邊伯賢!」邊伯賢聽了後驚恐的望向他大喊。

 

「我知道你是……」朴燦烈無力的說,「這是你的自我介紹,我只是替你先唸一遍而已…你跟著唸,乖。」

 

「哦好的。」邊伯賢乖乖的點了點頭。

 

「再來一次…我是邊伯賢,今年20歲,是朴燦烈的親戚,剛從鄉下來城裡工作,不懂的地方還很多,請大家多包涵。」

 

「我是邊伯賢……今年20歲,是朴燦烈的親戚,剛從鄉下來城裡工作,不懂的地方還很多,請大家多包涵……」邊伯賢沒什麼問題的照著說了一遍,「不過為什麼我的語氣要這麼謙卑?我可是十皇子呀。」

 

「在這裡你不是。」朴燦烈拍了拍他的頭,「你要是想回去當你的十皇子就乖一點,等我這部劇拍完我就先不接戲,先把你弄回去再說。」

 

「哦……」瞧他說的犧牲好大的樣子?不過就是唱戲嘛,在他們那裡這可不是個多光彩的工作,怎麼他還一副捨不得的模樣?

 

「自我介紹就先這樣,你記個大概就行,明天我再帶你去剪頭髮跟買幾套衣服,至少得讓你看起來像現在人一點。」

 

「什麼!」邊伯賢跳了起來,「剪頭髮?不行不行!我這頭髮不能剪的!」這可是他從出生後就沒動過的寶貝頭髮啊,怎麼能剪呢?

 

「你還想不想回去了?」

 

「想......」

 

「那就聽話,剪。」

 

「嗚……」邊伯賢欲哭無淚,既然是為了回去,只好忍痛剪了……

 

只希望回去之前能長回來啊……被母后看見自己剪了頭髮估計她要哭上三天三夜。



TBC.

親愛的魚生日快樂♥♥♥♥♥

對了 這裡邊伯賢的長髮絕對不是頭上光著下面留辮子的那種哦(!) 就是普通的長髮 沒有光頭!!!!(強調)


當影帝愛上十皇子(2)

TOP STAR 朴影帝 x 十皇子邊王爺

穿越 HE  PCY x BBH

前情提要:朴燦烈和他的經紀人在半夜撞上了不明身分的古裝男子,帶回家後卻發現了他的種種不尋常。

現在問題來了,這名男子是到底從哪裡來的???


Chapter.2


而在他離開床邊時,聽到了男人輕微的哼聲。


朴燦烈緊張的看了他一眼,發現對方睡的很沉,剛剛的哼聲大概就是劉城所說的打呼聲吧。

 

真的像是小狗一樣啊。

 

他勾起了嘴角,輕輕關上了門。

 

 

 

晨曦從沒拉上窗簾的窗戶透了進來,床上的人被亮光給吵醒,翻了個身。

 

奇怪?為什麼床這麼軟?

 

男人坐起了身,柔軟的床墊讓他十分不適應,等他睜開了雙眼,清醒了幾秒後。

 

這!裡!是!何!處!

 

他一激動,不小心就被柔軟的床鋪給摔了下去,發出的聲響引來了屋子的主人。

 

 

 

朴燦烈剛離開房間就聽見客房傳來的巨大聲響,估計是醒了,趕緊敲了敲客房的門。

「你醒了嗎?」

 

「何人!」男人對四周的一切都很敏感,「此地是何處?為什麼把本王帶到這來!」

 

朴燦烈在門外一臉黑線,這是太入戲還是腦子撞壞了?

 

他拉開了門,看見男人被棉被包裹著,一臉驚恐的坐在地上。

 

「呃…你沒事吧?」

 

男人沒有回答他,依舊是一臉警惕地看著他。

 

「我沒惡意的,真的。」朴燦烈向他伸出了手,想把他拉起來,結果對方一躲,猛地撞上身後的床櫃。

「唔……」男人捂著頭,痛得眼淚都要掉下來。

 

「沒事吧??」朴燦烈急得幫他看了看,還好沒腫。

 

不過這一撞不知道是不是更傻了。

 

 

「你先起來吧,我們聊一聊,我跟你解釋一下情況。」

 

男人雖然還是不信任這個人,但自己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應該只有他清楚,只好跟著他離開了房間。

 

「坐吧,要不要喝點什麼?」指了指客廳中央的沙發。

 

男人開口,「來點水就好。」

 

朴燦烈替他裝了杯水,回頭時發現男人已經坐在了一個一人坐的沙發,坐的還挺像王爺那麼回事。

 

他把水放在了男人面前,坐到了男人旁邊的三人坐沙發上,他看見男人皺了下眉,不以為意。

 

「昨天我經紀人有些疏忽,沒看見你還撞到你了,真的很抱歉。」朴燦烈充滿歉意的說,「一會兒我陪你去醫院檢查你的頭腦,看有沒有受到什麼刺激…」他覺得有。「費用我會全部承擔的。」

 

男人的眉毛皺的更緊了。

 

朴燦烈以為他是不滿意,「當然,我還會給你精神損失費,戲服也會替你賠的。」說到這他才想起來他昨天幫男人腦補的苦命星路,「說起來我們還是同行呢,剛出道沒多久吧?熬過來也是挺不容易的,以後你喊我一聲哥,我多幫你爭取點機會。」

 

「你說的這些話我都聽不懂。」男人一臉冷漠,「還有,你為什麼不跪下?」而且誰說你可以坐我旁邊了?

 

「跪…?」朴燦烈懵了。

 

他沒認出來自己是誰是吧?是吧?

居然叫一個前輩還是影帝給你跪下!?

不是就撞了你一下嗎?

全身上下不都好好的我還開出這麼好的條件結果你給我裝傻還叫我跪下?

 

朴燦烈覺得自己額頭上出現了一個井號。

 

「算了,那些禮節不重要,」雖然丞相們自幼就告訴他們朝廷的禮節不可不遵守,但他現在連身處何方都不知道,又何必在乎那些禮節呢?

 

「我再問你一次,這裡是哪裡?」男人突然把臉湊近了了朴燦烈的眼前,近到朴燦烈被他的氣場給壓制住了,沒來得及反應過來。

 

「這…這是我家。」

 


他家?

「行,那趕緊送本王回去,我不跟你計較我是怎麼過來的這事了。」

 

「那你住哪兒阿?」朴燦烈無奈。我也想送你回去啊,不知道你住哪裡我是要怎麼送啊?

 

「說什麼廢話呢,當然是住在皇宮啊。」

 

皇宮?皇宮大廈嗎?

朴燦烈看了眼男人,看不出來這傢伙還挺有錢。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姓邊,字伯賢。」邊伯賢覺得這個人很奇怪,不知道自己住皇宮就夠奇怪了,居然連本王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叫朴燦烈,你知道的吧?」朴燦烈笑了笑,但邊伯賢用鄙視的眼光表達了自己怎麼可能知道的這個事實。

 

行,你贏了。

 


 

朴燦烈帶著邊伯賢離開了他家,當他倆站在電梯前時,朴燦烈注意到邊伯賢對電梯非常好奇。

 

「你們這裡怎麼那麼多奇奇怪怪的稀罕東西,好多我都沒見過…」邊伯賢小聲嘟嚷。

 

「沒見過?」他記得皇宮大廈是本市最高的樓盤,好像六十幾層,怎麼可能沒有電梯?

 

「嗯。」邊伯賢跟著朴燦烈走進電梯,看著電梯門關上,突然感受到一股下降感。

 

「發生什麼事了!?」邊伯賢緊張地抓著朴燦烈的衣袖,靠在他身後。

 

現在對他來說,朴燦烈是唯一能依靠的陌生人。

 

「什麼事也沒有啊。」朴燦烈滿臉狐疑,「你怕坐電梯?恐高嗎?」

邊伯賢抿著嘴不說話,只是抓著他衣袖的手越來越緊,指尖都泛了白。

 

 

還好朴燦烈住的樓層不高,電梯也就半分鐘的時間就到了地下停車場。

 

「到了,沒事了。」看著電梯門打開,朴燦烈拍了拍他的肩膀,邊伯賢這才放開了他。

 

「這裡是哪?」怎麼到處都是又怪又大的東西,看起來有點像轎子,卻又完全不一樣。

 

「停車場啊。」朴燦烈覺得很奇怪。這人是在山上長大的剛進城嗎?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朴燦烈走到了自己的跑車旁,替邊伯賢開了門,讓他上車。

 

看著邊伯賢一臉擔心又害怕的表情,朴燦烈覺得可愛又好笑。

 

「繫好安全帶了嗎?我要發動了。」朴燦烈坐上駕駛座,看著邊伯賢呆在那,嘆口氣傾身幫他繫上。

 

他發動後,跑車的引擎發出了很大的聲響,邊伯賢嚇得跳起來,「什麼聲音?」

 

「引擎。」朴燦烈頭也沒回,踩著油門衝了出去。

 

「怎麼這麼快!?天啊,這是什麼東西?這裡面是裝著良馬嗎?」

 

「馬?」朴燦烈想了想,「的確是台好馬。」他現在開的這台是他的新寵,寶馬的i8。

 

「我就說,不然怎麼能跑這麼快。」邊伯賢稍微放鬆了,但他一看窗外又嚇到了,「外面的那些馬也跑得好快!你們哪來這麼多好馬!」

 

朴燦烈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嗤笑了一聲,「那樣的哪算好馬?low了不只一個level,甩十條街妥妥的。」

 

邊伯賢突然覺得眼前的人好像是個比他這個皇子還有錢的大爺。

 

「不過…」邊伯賢疑惑的問,「這裡到底是哪?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景色。」房子都蓋的好高,路上都是好馬,路上的人都拿著小方塊走得好快,還穿著跟他完全不一樣的衣服。

 

是哪個外族嗎?

 

「還能是哪,當然是S市啊。」

「S市?不是漢城嗎?」

「也有人這麼叫。」不過現在沒人這樣講了吧…

「哦…」

 

 

沒多久,朴燦烈就停到了一棟大樓的對面,「對面就是皇宮大廈了,我身分不太方便,就不下去了,昨天的事對不起了,以後有緣再見吧。」

 

「什麼?這不是皇宮啊,你耍著我玩呢?」

 

「怎麼會不是?」朴燦烈覺得莫名其妙,指著對面皇宮大廈大大的招牌,「那兒就寫著呢,皇宮,倆大字,哪兒不是了?」

 

「就不是!」邊伯賢大吼,眼眶不知怎麼了突然就紅了,他低下頭,把身體縮成一團,沒有預警地哭了出來。

 

「喂…你怎麼了??」朴燦烈被嚇了一跳,靠過去想看看他,對方卻不願意,死死抓著自己的腳,不肯抬頭。

 

 

其實邊伯賢覺得自己很無助。

 

他記得他昨晚是在跟八皇兄喝酒呢,坐在皇宮後面的小池旁的庭院,看著月色,多有情調。

然後八皇兄喝高了,喊他唱首小曲,他興致一來,站在池邊手舞足蹈地唱,忽然聽見皇兄大喊著自己的名字,隨即就是刺骨的冰冷把自己給淹沒了。

 

他知道自己失足落水了,那池子看著不大,但挺深,他從小就怕水,估計是嚇暈了過去。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一醒來,全世界都變了樣。

 

他知道現在這個漢城好像不是自己所生活的漢城了,八皇兄也不見了,到處都是不認識的人,不認識的事物。

 

這個把自己帶去他家的大壞蛋還騙他說要帶他回家,結果把自己帶來這個奇怪的地方。

 

 

 

「哎別哭了啊你,什麼情況啊這是…」朴燦烈無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要回家…」邊伯賢悶悶的聲音傳來。

「這不就是你家嗎?」

「不是…」邊伯賢一邊回憶一邊說,「我家不是這樣的,皇宮很大,父皇跟皇兄們也都在,還有很多奴婢跟丞相…有大院子跟很多屋…總之不是這樣的。」

 

「成了吧你,我看你家是醫院吧,撞的不輕啊。」朴燦烈一臉黑線。

 

「你不信我。」邊伯賢轉過頭,哭的紅紅的眼睛充滿著指責,怒瞪著朴燦烈。

 

就這樣的一個眼神,讓朴燦烈很想說我信你。

 

但…

 

朴燦烈還是發動了車,帶去了劉城任職的醫院。

 

不是我不信你啊。朴燦烈鬱悶的想。

 

這根本沒法相信嘛!

 
TBC.

我這是要日更的節奏啊...(望天

看到有人看真的好開心T__T 謝謝你們 我會努力寫的(握拳